Responsive image

“正能量” 中南海的杀人利器

来源:加国无忧 51.CA   作者:佚名       2020年6月20日 20:26             原文链接

自从疫情爆发,武汉作家方方发表封城日记以来,中国互联网上就出现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正负能量激辩,方方的写实被左棍群众视为传播负能量,所有对权力的监督,抨击,质疑都被扣上一顶传播负能量的帽子。经历过毛泽东极权暴政统治全过程的方方,当然有足够的免疫力做到我自巍然不动,但对于涉世不深,从未经历过极权腥风血雨的少年儿童,被扣上传播负能量的帽子,后果就很可能会失控。

最近,江苏常州市一名五年级小学生缪可馨,因其作文被语文老师全盘否定,勒令修改,要求传递正能量,结果少女上完语文课后就跳楼身亡了。此事本周在互联持续网发酵,引发广泛关注。随着语文老师以前学生的举报,人们发现语文老师不但违规私办校外辅导班,长期打压不参加辅导班的学生,还惯常当众侮辱抽打学生,而正是这样的教师却常年被评为学校的先进教师。那么被袁老师批为负能量的文字到底是怎样的呢,这是一篇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读后感,少女缪可馨写下的感想是这样的:“不要被表面的样子、虚情假意伪善的一面所蒙骗。在如今的社会里,有人表面看着善良,可内心却是阴暗的。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,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。”

就是这段文字惹恼了袁老师,要求少女一次次重写,必须传递正能量,这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,有谁从这段文字中听出负能量了?莫非袁老师听出少女在用这段文字嘲讽自己?那么什么又是负能量,什么是正能量,二者如何界定?

一篇题为《打倒正能量》对网文这样写道:“正能量”终于害死人了!有人会说,正能量好啊,至今才害死一个人,死人的比例比吃饭噎死还低呢!缪也!正能量时时刻刻在害人,它和旧礼教一样,泯灭人性,毁教不倦,夺命于无形,杀人不见血。只是这次,它以直观的形式激起了大多数心灵的愤怒和悲痛。让人悲哀的是,同班家长们居然纷纷为这位语文老师点赞。此情此景,让人想到那些被沉猪笼、被活埋、被自杀的死于旧礼教的女性,21世纪了,围观者“卫道士”们的嘴脸是何等相似!死的不是你们的女儿吧?

在中国,正能量这个说法起初只盛行于传销行业。几个骗子在台上现身说法,“传经送宝”,天花乱坠地宣传自己因为传销有了几幢豪宅、几辆豪车,月入多少,无数傻子在台下目不转睛,如痴如醉,羡慕嫉妒。高潮处,全体起立,或扭秧歌,或互致抱礼,业绩不佳的甚至痛快认罚,互扇耳光,或学狗爬、狗叫,群魔乱舞,丑态百出,一派乌烟瘴气。不知何时起,“正能量”开始登堂入室,大行其道。

听话是正能量,质疑是负能量;美化是正能量,写实是负能量;举手是正能量,否决是负能量;看电视是正能量,上推特是负能量;雷锋日记是正能量,方方日记是负能量。

到现在,国人一日不讲几次“正能量”都好像不潮流不时髦不先进不高大上了。 “正能量”吞噬良知、思维、勇气、正直等一切健康人的基本特质,以愚昧、怯懦、盲从、阿谀等垃圾人格取而代之。 实际上,这个世界哪来的“正能量”“负能量”?能量是太阳、月亮、火山、潮汐、石油、电力,何来正负?人类又何须装神弄鬼、故弄玄虚的所谓“正能量”?分清是非对错、善恶、美丑、真假、说人话,行人事,足矣!”

今天,网上传出一位小学语文老师给孩子的信,题为《我想跟你谈谈正能量》,作者在文中写道:

孩子,自从你降生,常常有人担心爸爸会把你教坏了。谢天谢地,你是我的孩子,不必按照他们的意愿成长。爸爸并非坏人,只是特立独行,令“好人”侧目。有这样一些“好人”,他们自我认证的方式,就是看电视的时候,总是站在好人一边——刚好有这样一个国家的电视剧,故事里如果没有好人坏人的对立,就不知道如何演下去。刚好有这样一批观众,剧里如果没有界限清晰的好人坏人,他们就看不懂。

你一定要特立独行,哪怕有点偏颇。不要害怕别人的非议,成群结队在灰堆里刨食的鸡如果认为飞翔是不正常的,云雀大可不必理会。人生宝贵,不要把自己埋在庸碌的人群中。有些人喜欢把自己和群体绑在一起以求认同和安全感,因为灰堆就是他的整个世界。和亿万人活得一模一样,在其中人云亦云,这样的人生并不属于自己,毫无意义。

最近外婆不绝口地夸你“孝顺”“有礼貌”,这本来很不错,全中国都是这么夸孩子的。但我不喜欢。孝顺是对长辈不计较地付出和无条件地服从,要求孩子孝顺是对孩子人格的不尊重,是极其野蛮的行径披上了文化的外衣——当然这并非外婆的本意,她老人家愿意把天地间最好的一切都给你,不求任何回报。我相信你已经感受到了外婆的爱,并开始自然流露出对她和外公的关心。这就是人间最美好的情感,并不需要一部腐臭的文化史来板着面孔命令你该怎么做。不少人常以自身为“礼仪之邦”的一员而自豪,他们未必知道本邦的“礼”是指什么。它规定什么阶级可以乘什么样的车、奏什么样的乐、作什么样的装扮,一旦僭越会遭到极其可怕的打击。它从未强调人格的平等,从未表现对人格的尊重。和“忠、孝”一样,它强调对特权阶级的雌服——对父权、君权的雌服,而父权只不过是君权在家庭中的代理人而已。可笑的是,这个“礼仪之邦”有记录以来的君权都是通过暴力抢夺得来的,强者为王,弱者下跪行“礼”,将不服从者毁灭,便妄称合法。现在谈谈正/负能量。这个词搅起的风波正甚嚣尘上,可以预见,在你的成长过程中一定会与它迎头相遇。这个词自从被一个流氓创造出来,就广受别有用心的流氓群体和没有思辨能力的无脑群体所欢迎。因为它实在是太好用了。举例来说,它是这样分界的:

说“好”是正能量,说“不好”是负能量;赞美是正能量,批评是负能量;狗屎里扒拉出盐豆是正能量,米饭里挑出沙子是负能量;盲目自嗨是正能量,揭露阴暗是负能量。诸如此类。

常州五年级女孩缪可馨,因为在作文里批评白骨精“表面看着善良,可内心却是阴暗的”“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,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”,被老师批评为“负能量”。作文课后,情绪低落的缪可馨跳楼轻生。家长赶到医院得知孩子已经死亡后,也没能第一时间见到遗体,而是在崩溃边缘苦苦支撑着接受“正能量”三个小时的盘问。与此同时,家长群里的“正能量”们,已经开始纷纷为老师点赞了。孩子,作为典型的“负能量”代言人,爸爸要告诉你,这个世界有为数众多的坏人,他们“表面看着善良,可内心却是阴暗的”,他们“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,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”,并不惜伤害任何人。还有为数更多的无脑人,以为喝了“正能量”的洗脚水,自己就是“正能量”的人了,实在可悲可叹。

东北有个初中生钟美美,拍视频模仿老师发脾气的模样,活灵活现,栩栩如生,一时爆红,然后被“正能量”们要求删除了视频。这个事情有点意思:原来老师发脾气不是负能量,模仿老师发脾气才是负能量。我有点困惑,老师不是讲究“言传身教”吗?钟美美显然尽得老师真传,为何却又不见容于师门呢?

原来所谓的“正能量”,也是对权力的雌服而已。原来太多的教师也已经官僚化,正如父权是君权在家庭中的代理人,老师也成了君权在班级中的代理人。对老师权威的质疑和嘲讽都是对君权潜在的威胁。因此我前面所举“赞美是正能量,批评是负能量”是不准确的,实际应是“赞美权力,是正能量;批评权力,是负能量”。 但是孩子,我们决不能如此轻易抛却自己,不能轻易把这个世界让给流氓和无脑人;不能让卑鄙者畅行无阻,而正义者一事无成!请把“正能量”们对你的批评当作褒奖,它证明你是一个有思想的人。

进入无忧资讯《加拿大新冠疫情地图|确诊病例|防护方法|加国无忧愿所有人平安》专题,查看更多文章 »